又消失了一段時間的我,壓力大到除了想大哭一場還很想怒吃一番,甚至是很想旅行逃避一下,但現階段的我不適合,也無法說走就走…

家裡有一個人生病的人,照顧者真的除了要全心全意的照顧病患外,就真的不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了嗎? 我常常被問:你在忙什麼? 你在幹嘛? 你為什麼還要一直接案子?不是說要告一個段落了嗎? 為什麼我老是聽你在趕稿?

也許朋友羨慕我不用工作,只要在家裡單純的照顧家人,其他時間可以做我想做的事,我可以就此練習做烘焙,烤蛋糕烤麵包,能有自己的時間做練習對那些喜歡做烘焙西點的人來說是多麼的珍貴,我的確格外珍惜,但我也對自己的現況-待在舒適圈太久感到害怕。

如果哪天媽媽再也不需要我的照顧了,可能有新的看護來了,可能我離開了這個家,那我要怎麼養活自己呢?

所以我想要堅持,不想放掉這一塊 (我指的是網誌) ,那麼我應該要怎麼讓他變成特色,我思考了許久。

後來我想,可能會有一段時間內我都不會接美食的案子了。可能我因此就變瘦了,因為要跟外面的美食說掰掰,但是我也未必完全得戒掉美食,做甜點一樣是我的初心,一~兩個星期做一次,我覺得可以改變心情,真的!因為 stressed 倒過來看之後是 desserts,最近的我真的有些壓力,常常難過的一個人默默落淚,很想訴苦可是我又不想老是對朋友傾訴,這樣也等於把負能量釋放給對方,或許還會讓對方一直覺得,『你怎麼一直抱怨呢?』

你可能會說:不會,我們是朋友,我不會這樣覺得的。

但是如果這樣的情形無法改變,我這樣抱怨了一個禮拜、三個禮拜、一個月、三個月後呢?

連我自己都可能無法接受有朋友這樣對我的連環傾(砲)訴(轟),所以我也不會想跟別人說我的狀況。

我能接受的、我能承擔的,我會好好處理好我的心態…

昨天有一個阿姨傳一些加油打氣的話給我,她說每次看到我跟爸爸,感覺又瘦了一些,阿姨說,其實她甚至可以理解那些看護外勞會打病人,長期的吃、睡不佳,情緒也是會控制不住。

所以我們就當還因果債吧!

告一個段落,該是去準備晚餐的時候了…

: 雖然是一個人生病,雖然是兩個人在顧一個人,但因為另一個太懶了又加上是長者,所以間接等於是一次照顧兩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