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S.這個標題有點難以下筆,首先,這讓我想起了老人與我,但兩者一點都沒有關係。

下午的時候坐在圖書室的沙發上看書,等著下班的時間,意外地聽到別人說中文,一位奶奶喊著:「快過來呀快過來呀」我抬起頭看了一下,不知道她是叫誰呢。沒多想的繼續低頭在書中的劇情裡,可不一會兒,我分心了…

一個小娃兒的手搭在我的大腿上,書一放下,視線往下看,原來是個小弟弟。才九個月大的他爬呀爬地爬到我身邊來,我對著他釋出善意的笑容,他也咧嘴回笑,我想,那個奶奶在喊著的,應該就是他吧?!接著他把我擱在大腿上的書籍推開,很努力地想站起來,我沒有動作,用身體部位跟小朋友接觸,然後看著他們用自己的方式站起來,感覺很奇特。
感覺著他的頭撞了我的小腿,感覺著他的小手想抓著我的褲子,明明看見著小朋友嘴巴裡面的口水多的快要溢出來,卻任由他啃著我的膝蓋,噢!是的,一隻手搭在我的腿上,卻還是沒有辦法爬起,乾脆咬個什麼東西?所以他的口水往我的膝蓋撲去..

我只能慶幸我今天穿的是褲子,雖然是內搭褲,雖然那布料薄的口水的水分都滲透至皮膚上,我慶幸我今天選擇的是褲子。

嘿咻嘿咻~ 失敗了好幾次,可是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須努力,看著忙著滿頭大汗的小弟弟,我的手不由自主的伸了過去,還是去把他扶起來?可是小弟弟很有志氣,瞧都沒瞧,繼續跟我的腿奮鬥!
只見他又忙了一會兒,而我也不知道我的膝蓋到底被啃了多少回,膝蓋那區塊早已濕溽成一片。好不容易呀,他終於能讓自己爬起來,然後依靠著我的腿,對我呵呵笑。

此時,一個想法在腦海裡浮現:他好可愛地讓人想抱一抱喔..